威海市第十中学

首页资讯 › 资讯内容
资讯分类
    • 《教研成果》关于语文深度教学的几点思考
    • 来源: |作者:|2018/5/23 16:35:00|浏览次数:206
    • 关于语文深度教学的几点思考

      一、明确语文深度学习与肤浅学习的区别

      基于对内涵的理解,语文课堂深度学习和浅层学习在学习目标、学习内容、问题类型等等方面都有明显的差异。(网络学习借鉴)

      深度学习

      肤浅学习

      学习目标

      学习目标明确、集中

      学习目标不清晰、不集中

      学习内容

      学生不理解,或者理解不深的

      学生已经理解,或者初步理解

      提问类型

      主要是应用、分析;

      发散的\开放的,允许回答有创新

      主要是回忆事实和细节;

      集中的\封闭的,导向预定答案

      学习方式

      自主学习,合作学习

      听老师讲解,独立思考

      参与深度

      主动参与,能积极倾听同伴和老师的表达,能够注意倾听不同观点的区别和联系;能够用一段话完整表达自己独特的感受、体验和理解

      被动参与,以别人的观念或集体讨论代替自己的阅读;不会倾听,表达不主动或者只能用一个词、一个简单句表达

      学习活动

      丰富的、结构化语言活动

      单一的,零碎的,有时甚至游离文本的

      反思状态

      逐步加深对文本的理解,批判性思维、学习策略的反思

      机械训练,学习过程缺少反思

      学习结果

      多角度、有创意的阅读;在初始体验的基础上,对文本有了更深刻理解

      模式化的解读;基本停留在原初体验上

       

      二、教师如何进行深度教学从而引导学生进行深度学习

      1.设计丰富的、有意义的语文学习活动。深度教学既要关注学生的学习过程,也关注教师的教学活动,强调以学生为中心、以学习为导向,设计有效的学生活动来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语文素养。但这些活动都应指向语文的活动,这样的活动可以突破文本理解的障碍,实现对文本的深度理解,可以突破学生思维的障碍,将课堂教学不断推向深入。

      2.设计高质量的有价值的问题驱动学生学习。问题的设计要能够引发丰富的语文学习活动,而不是几乎不要思维活动、不要深入文本就能找到答案的问题,甚至一问“齐答”的问题。这就需要老师在设计教学时,要结合课标和辅助资料研读透彻课文,从而寻找最有价值感的问题,推动学生主动思考,而不是停留于肤浅的表面。

      3.课文的挖掘要透彻,有内涵,刺激学生有深度参与的学习。其实每一个学生都会带着自己对文本的理解进入教学过程的,以学为基点的课堂,教学的首要任务是在了解学情的基础上,看看自己通过一节课的教学还能带给他们深度的学习资源。这便是学生主动参与的价值。这样的自我要求,便会激发教师深入吃透文本,刺激学生深度参与课堂学习。我们的语文课堂也就不再是仅仅“追求 ‘发言的热闹的教室’,而是‘用心倾听的教室’”。

      4.有效精准的评价方式可以促进学生有深度表达的学习。这种深度评价就是老师要关注学生学习后的所得,设计精准的评价方式去衡量学生的学习效果。在学生表达自己的成果时,老师不是简单的点评是非,而是关注学生的滋味提升点在哪里,有多少。从而引导学生在倾听同伴发言时,也从这样的角度去评价,从而促进自己的提升。这样的深度评价会激起学生的深度参与,认真听每位同学的发言并学习,或展示自己对问题、对文本的理解,或解释同伴的困惑,或提出探究的问题,呈现的是合作学习成果。

      五是有对文本深度理解的学习。语文深度学习的目的有很多,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突破课堂教学“在文本表面滑行”的困局,实现对文本的深度理解,甚至可以说其他的目的,如拓展思维空间、发展思维能力、迁移能力等等,都是在对文本深度理解的过程中实现的,深度思维训练优先于应试技巧的训练。当然深度学习不是难度学习,不是一味追求对文本的深刻理解。深度是适切的,适切学生认知特点,适切文本特点,因此深度是有差异性要求的;深度还是发展的、渐进的,因此深度学习的能力有个发展的过程。

      (四)促进深度学习的教学策略

      基于内涵和特点的认识,结合语文教学名家的有关论述和课例,从教的角度,就促进语文课堂深度学习提出“三二一一”的基本策略。

      1.三个“简约”,即在教学设计时要遵循目标简约、环节简约、手段简约的基本策略。布鲁姆的掌握学习理论认为,虽然学习能力影响学习速度的快慢,但如果学生有足够的时间去学习,绝大多数学生都能够达到掌握水平,因此决定学生完成学习任务的关键要素是学习的时间量。有研究提出当以下情况发生时,学生通常会陷入浅度学习中:教师布置了大量的任务和作业;过量的教学内容, 一节课“ 满堂灌”;学生缺乏独立思考和讨论的机会。因此,教学设计要以少胜多,优化教学设计要学会做减法,减去不必要的环节,减去多余的手段和形式,减去不集中、不该有的目标。为学习主要学习任务腾出足够时间,让学生的语文学习活动可以充分而深入地展开,围绕着简明而具体的目标\主问题对文本做深度的理解。

      2.两个“倾听”,即在学习活动的过程中,学生的表达应该是“基于倾听”的,教师的引导也应该是“基于倾听”。深度学习的课堂一定是互动的课堂、合作的课堂,在语文课堂上,互动和合作体现在师生、生生之间语言的互动与合作,就是师生、生生之间围绕学习活动展开的对话,合作的方式是对话,对话的基础是倾听,没有倾听就没有对话,也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合作学习。

      倾听是最主要课堂学习方式,倾听比发言更重要,倾听能力决定了课堂学习效益的高低,因此佐藤学说“善于学习的学生通常都是善于倾听的儿童,只爱自己说话而不倾听别人说话的儿童是不可能学得好的。”只有培养好倾听能力,合作能力,深度表达能力才能得到培养。因此,教师要高度重视学生倾听能力和倾听行为的培养,一方面要引导学生认识倾听对学习的意义和价值,另一方面可以通过以下语言引导学生倾听同伴的表达,如:“刚才×××同学回答的要点是什么?”,这样的引导,不仅可以帮助学生理清同伴发言的要点,还可以提醒发言的学生表达时要点要清晰;“×××同学是用什么方法来思考这个问题的?”,这样的引导语不仅可以引导学生明白同伴发言的结论,更要对出结论的方法思考;“×××同学只是从一个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你能从其他角度来回答吗?”,这样的引导语不仅要思考同伴回答问题角度,还要思考自己能不能从另一个角度思考问题,从而培养的多角度思考问题的能力;“×××同学和×××同学回答区别在什么地方?”,这样的引导语,引导学生进行比较鉴别,从而培养学生批判性思维。

      对教师倾听,佐藤学这样表述:要想让学生学会倾听,教师首先要懂得倾听学生,除此之外,别无它法。倾听学生的发言,如果打一形象比喻的话,好比是在和学生玩棒球投球练习。把学生投过来的球准确地接住,投球的学生即便不对你说什么,他的心情也是很愉快的。学生投得很差的球或投偏了的球如果也能准确地接住的话,学生后来就会奋起投出更好的球来。这样的投球般的快感,我认为应当是教师与学生互动的基本。 [8]教师至少要从三个角度来倾听学生的表达:倾听学生的回答和文本以及和所提问题之间的关联;倾听前后两个(或以上)学生回答之间的关联;倾听同一个学生前后两次回答之间的关联。在倾听学生表达的基础上,准确地理解他们的回答有什么关联、怎么关联的,然后再以“问题”,而不是告诉式的结论进一步引导学生就所讨论的问题做更深入的思考。

      3.一个“切入点”,即精心选择一个具体、明确、集中的课堂教学的逻辑起点。切入点是解读一篇课文的突破口,它常常会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选准了一个最佳的解读文章的切入点,它能简化教学的内容和环节,激发课堂生成,开启学生思维,引导学生由点而进入文本的深处,深度理解课文。一篇课文,尤其是一些经典课文,有多种解释的可能性,因而有多个切入点,但不是每一个切入点都是合适的,还必须考虑到学生认知水平,因此这个“点”包括两层含义,一个是课文理解的逻辑起点,另一个是学生理解课文的认知起点。“如果教师关注学习者带到学习任务中的已有知识和观念,将这些知识当作新教学的起点,并在教学过程中监控学生的概念转化,那么就可以促进学生学习。”因此,好的切入点应该是两者的统一。这个“点”,不是来自于教学参考书,也不是来自于“百度”,也不是来自于教师的一厢情愿,它来自于教师对文本深度理解,来自于具体的班级学生的具体的问题。

          就具体内容而言,这个“切入点”,可以是文章的标题,可以是题眼;可以是文章的一关键句,也可以是关键句的一个关键词;可以是文章的写法,也可以是作者的写作风格;可以是一个知识点,也可以是一种学习方法。但这个“点”必须具体、明确而集中,必须根植于文本,有利于学生回归文本探究问题,这个“点”还应该有利于教学内容的推进。按照黄厚江老师的观点,这个“点”应该是内容和形式的统一,应该是语文课程共性目标和具体教学内容的个性特点的统一。

      4.一趟趟的“来回穿行”,即著名语言学家张志公先生所说的:“阅读教学无非就是要领着学生从文章里走个来回。”海德格尔说:“因为语言是存在的家,所以我们是通过不断穿行于这个家中而达到存在着的。”因此,离开了语言,文本对于读者来说是遮蔽的,“领着学生从文章里走个来回”就是要“不断穿行于”文本语言(包括内容和形式)“这个家”,在一次次的来回、穿行中对语言(包括内容和形式)进行叩击、涵咏、把玩、回味,只有在这个艰苦的却也有趣的过程中,语言的秘密才能被发现,语言的秘密一旦被发现,整个文本幽暗的世界就会被照亮,就会激发起学生心灵的惊异和渴望进一步探究的精神力量。

      这个过程就是从语言文字或者文本形式出发,到思想情感体味;再从思想情感出发,重新回归语言文字品味或者文本形式的理解。在一趟趟的“来回穿行”中进行文本细读,就是“从语言出发,再回到语言”,从而发现语言的秘密。这种“细读”不仅包括对字词细致入微的“咬文嚼字”式的解读,还包括对作品中某一个细节的慢慢品味。当然,这种细读,必须扣住了教学目标,有所取舍,否则一方面淹没重点,另一方面又会坠入繁琐分析的泥坑。

      5.营造安全、和谐、民主的课堂文化,打造“润泽的教室”。深度学习离不开安全、和谐、民主的课堂文化。这样的课堂,佐藤学称之为“润泽的教室”,在这样的课堂里,当一个人产生并且表达了一个想法,其他人倾听并且吸收了这一想法,接下来又有人对自己有想法进行批判、补充,课堂对话就像潺潺的溪流平静地流淌在课堂之中,流淌在师生、生生之间。

      构建这样的课堂,最重要的是师生都必须确立错误是资源的意识,要有包容错误、尊重错误,理解错误,向错误学习的意识。作为教师当学生发言时, 教师的责任是倾听, 是唤醒, 是鼓励,教师不是打断, 不是告知, 更不是斥责与批评。这样的课堂里每一个同学、每一个声音,不管其发言是错误的、片面的、肤浅的、凌乱的、犹豫的,都能被尊重,而不被轻视,被忽略,甚至是遭批评,因而不会感到心里压力和风险,每一个人都进入一种忘情状态, 相互激励和鼓舞, 进入自由表达与倾听的境界。这样,无论水平如何,都会产生表达的勇气和冲动。在一个倾听氛围的教室里, 每个人都不试图把他所知道的观点或信息强加于人,也不是对每一个发言一味的迁就、廉价的表扬,而是围绕着问题、围绕着文本共同去认识,形成互识与共识。

      (五)教师教学内容确定能力的提升路径

    • 责任编辑:威海十中
    • 返回上页打印